内观--金刚经中不应破的执着

欢迎使用ueditor!

《金刚经》重在破执,而破除实有执着之后,并不妨碍因果的安立。譬如一个人行善事,因太执着行善而焦虑,深感压力太大,此时才该谈破执之事。若没有执着行善作为前提,妄谈破不破执,那就是很荒唐的事情。但是当知,此处所说的「执着」,与我们通常所说的执着,是有很大差别的。我们平常所说的执着,可以是对事业的进取,可以是精进向善的心态。这种执着心态是正确的,因为任何的事业,都是依于执着心而发起,依于执着心而成办。如果没有这样的执着心,事情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这是事相上的执着,是不应破的。宗大师修三十五佛忏,每佛十万大礼拜,石头磨出深深的印迹,仍然执着不放弃,终于圆满做完了三百五十万大礼拜,因此殊胜的净罪积福,感得三十五佛现身。米拉日巴***,勤修善知识口诀,为令拙火生起,头上放上油灯,九个月岿然不动,如此执着不放弃,终得拙火生起,证得大印成就。莲花生大师,每修一法,必闭关五年,一生修法无数,闭关无数,如此执着不放弃,终证得虹身成就。一世嘉木样大师,因其广博的智慧,而被誉为文殊再来,但他在年轻学经的时候,一天只吃一粒豆子,一生都是和衣而睡,未曾脱过衣服,就是这样执着不放弃,背经、学经、辩经,终证得了文殊成就。以上是简单的列举圣者的事迹。就是世间人,要想取得事业的成就,也是离不开执着进取的。翻阅史料便会发现,康熙皇帝年幼读书时,曾累到咳血,因此能将四书五经倒背如流。乾隆皇帝14岁时也能做到这一点。还有雍正皇帝,为批奏折,甚至一天只睡四个小时,朱批的字数比奏文还多。雍正王朝现存满、汉文奏折41600余件,便是明证。正是因为这三位皇帝勤勉图治、执着进取,才能够开创康雍乾之盛世。本应享尽世间荣华的皇帝,尚能如此执着,更何况我们这些自称学佛的人?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也是佛门中的居士,都是佛法行者,且是密法的行者。他们每月初一和十五,必定沐浴更衣,恭敬誊抄《金刚经》。这些都是因执着而获得世出世间成就的例证。若举佛陀因地勤行菩萨大行的例子,大家可能会认为只是一种传说。那么,《金刚经》所要破除的,究竟是怎样的执着心呢?经中所破除的,是指不观待因缘、带有一己冲动的、自以为是的心态。若说,想要成佛的心,不也是执着心吗?是的,想成佛之心,也是一种执着,但,是正面的执着。如果此种执着心也要破除,那我们还有佛可成吗?但是,如果你不观待因缘,甚至连成佛的法门都未遍学,就轻易发誓「今生不成佛,誓不起座」,那么,我说这样的心,才是应该破除的执着心。尽管发心很好,但若不具备成佛的因缘条件,而盲目修所谓的苦行、大行,必然不会成功。当年,释迦佛曾在菩提树下发此誓愿:「不成正觉,誓不起座」。于第四十九天,即十二月初八日凌晨,启明星出现之时,世尊豁然彻悟,证得一切种智,成就无上正等正觉。但他的发心,为何不叫执着心呢?因为世尊成佛的前提条件已经具足了。他已超越资粮道、加行道,快要达到成佛的火候了,如同烧开水,已达九十九度,此时,只欠一度。所以释迦佛通过一夜的精进禅修,终在破晓时分,暗尽晨曦之时,因目睹明星,而彻悟实相,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所以,一定要准确定位执着心的界限,否则就会犯有破之太过,或破之不及的过患,把不该破的执着进取心也破除了,最后变得懒散、懈怠,而无所事事。其结果必定是一事无成,更不用谈学佛的成就了。在家学佛者,一直有工作、学佛矛盾的困惑。是放弃工作专修佛法,还是边工作边学佛?是挣到钱之后再学习,还是放下手中的事业不做,专心学佛?是等到事业做大再学佛,还是当下就开始?所有这些冲突和困惑,该如何解决呢?我也曾有类似的困惑:是在山洞闭关自修,还是力所能及弘扬佛法呢?因为对一个行者来说,当其得到了最密的教授,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寂静的山洞中,去实修体证现法乐住。但是每每想去静修时,想到这么多年来一直追随的同修,便心生不忍。对于修行人而言,选择闭关自修,还是弘法利生,没有绝对的答案,完全观待于自他的因缘。因为,经过十几年系统学修佛法经论,或成为佛学博士之后,从来都有两条路线可供选择:一条是,走弘法利生之路;一条是,选择闭关修行。由此可见,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将所有执着一并断除。当知《金刚经》所破的执着,是哲学意义的执着,是指不观待因缘、坚执诸法从自己方面成立的自性执。而世间所说的执着,不是这里所要破的。尽管世间的执着、进取之心,往往伴随着哲学上的执着,但并非一开始就应破除的。譬如,有人智慧大、心量大、悲心大,他承担着弘法利生的大业,积极地、勇猛地去践行利他。对于此等高素质的人,才够资格谈如何破执,令其看穿、看透、并洞见实相。不变随缘而做,他是最深切地通达了什么叫「随缘」了。若是心性散乱之人,任做何事都提振不起精神,对他来说,就不应谈破除执着的问题,而应令其振奋精神,勇猛精进,效仿米拉日巴***,舍身求道。若跟他谈随缘而做,最后就会变成随自己惰性而不做!综观《金刚经》,从第一品到三十二品,都是在谈破执。故而,我们从当下开始,就应注重理观事行之双运,既不对色、声、香、味、触、法生执着心,不对布施生执着心,但同时又要广行布施等六度菩萨行。破中有立,立中有破,破立并行不悖。——节选自慧狮子《幸福到彼岸》系列丛书

选自中国内观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4ie.com/fujiaoyinle/308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