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禅一味”的渊源


茶道始于中国,发扬光大于日本。茶道与禅宗,殊途同归,而又相辅相成,故“茶禅一味”被视为日本茶道的最高境界。据专家考证,“茶禅一味”的渊源,出自常德市石门县的夹山寺。 夹山寺,又名灵泉禅院,因“两山对峙,一道中通”而得名,位于常德市石门县城东南12公里处。唐咸通11年朝廷派高僧善会和尚来此开山建寺。其后唐懿宗、宋神宗、元世祖等三个朝代的皇帝曾先后下旨修葺,故有“三朝御修夹山寺”之盛名。

  多年来,有不少专家提出,日本茶道的灵魂“茶禅一味”,与石门县的夹山寺有着不解之缘。换句话说,日本的茶道,其渊源与夹山寺一脉相承。4月上旬,应中国茶叶学会和石门县政府的邀请,国内数名对国际茶文化和佛学素有研究的专家、教授聚集石门,对“夹山茶禅文化”进行了探讨。大家认为,夹山确是中日禅茶文化的源头,称石门为“中国茶禅之乡”,应是实至名归。

  关于善会禅师和圆悟克勤禅师

  讲起夹山寺与茶禅文化,不能不提及善会禅师和圆悟克勤禅师。

  据史料记载,善会,人称“夹山和尚”,俗姓廖,广东人。善会于唐咸通11年,受朝廷之派,“定居夹山,聚二百众,自成一个农禅基地”,“有眼不窥天子乐,目前且取老僧歌”。他居夹山十余年,首倡茶禅境味之说。

  《祖堂集》卷七载:夹山和尚自号“佛日”,人问:“日在什么处?”对曰:“日在夹山顶上。”……问:“如何是夹山境地?”对曰:“猿抱子归青嶂岭,鸟衔花落碧岩泉。”———这便是千古流传的“夹山境”名偈。其指的“夹山境”不单是指夹山的自然环境,主要是指夹山的禅境、茶境、茶禅机缘之境。

  善会大师的“夹山境”,表述了夹山茶禅境界,为“茶禅一味”奠定了基础。而明确提出“茶禅一味”,并从理念上发扬光大的,则是两宋时期的圆悟克勤。

  圆悟克勤乃宋代高僧,四川彭县人,俗姓骆。克勤于成都从圆明禅师学习经论,后至五祖处修行,蒙五祖印证,嗣其法,成为一代宗师。宋高宗曾召其入对,很赞赏他的修为,赐号“圆悟”,故世称“圆悟克勤”。

  宋徽宗政和年间,圆悟克勤在荆州弘扬佛法,受澧州刺史之邀,入住夹山灵泉禅院。在此期间,他应参学门人之请,评唱五代重显禅师雪窦的《颂古百则》,门人记录汇编成《碧岩录》十卷,书名即出自“猿抱子归青嶂岭,鸟衔花落碧岩泉”之“夹山境地”。他潜心研习禅与茶的关系,以禅宗的观念和思辩来品味茶的奥妙,终有所悟,挥笔写下了“茶禅一味”四个字。

  《碧岩录》问世后,禅林对此书评介甚高,被誉为“禅门第一书”!

  后圆悟克勤奉诏迁金陵、镇江等地,于东南沿海名刹,传碧岩宗法,授碧岩茶道,帝赐法号,声名大振,使石门夹山的茶风禅光,得以熏沐吴、越、闽大地,远及朝鲜、日本等国,大大促进了茶禅文化的发展。

  茶禅一味夹山寺,茶道源头《碧岩录》

  被视为日本文化瑰宝的茶道文化,其原态是从中国移植过去的“唐物宋品”。这一点已成人们的共识。而称夹山寺为日本茶道之源,也决非空穴来风。

  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对夹山寺院的修复建设和夹山茶禅文化的挖掘弘扬极为关切,曾先后为夹山大雄宝殿、天王殿、灵泉禅院题词,并赠“茶禅一味”墨宝一帧,以示对夹山茶禅文化之源的推崇。

  中国佛学界泰斗、中国茶禅学会理事长吴立民先生,为夹山题词:“茶禅一味夹山寺,茶道源头《碧岩录》”。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会员、学者雷建先先生认为,石门夹山茶禅文化对日本茶道的形成起到了奠基作用。他说:日本茶道历史,可分为三个大阶段。首先,远在隋唐,当我国茶文化入“经”成“道”,并与禅开始随缘联姻时,即有多批日僧前来“留学”,最早给日本带去了中国的佛与茶,始展日本茶文化的“东方第一枝”。其次,两宋时期,我国禅宗与茶文化已达盛时,“取经”的日僧络绎不绝。名僧荣西两度入宋,居留中国达24年之久,带回了禅味浓烈的中国茶道,并著《吃茶养生记》,在日本再度掀起了茶的浪潮。再次,公元15世纪至16世纪,在中国禅宗教义和“茶禅一味”理念的刺激和引导下,一种以崭新的精神和形式出现的茶道———草庵茶,在日本茶文化史上掀开了辉煌的一页,其先驱者便是村田珠光。

  雷建先先生说:对夹山茶文化东传开启日本茶道之先河的史实,国内外的学者多有涉及、考证。日本学者村井康彦在《茶的文化史》中说,跟随一休大师参禅的珠光得到了圆悟克勤的墨迹,并运用于茶道。这便是“墨迹开山”典故的由来。日本井口海仙的《茶道入门》也说,经过艰苦的修炼,最终成为一休大师的弟子,并从大师处得到了圆悟克勤的墨迹。在修行中,达到了“茶禅一味”的境界。中国茶文化研究学者滕军博士在《日本茶道文化概论》中称,圆悟的墨迹成了茶与禅结合的最初的标志,成为了茶道界最高的宝物……人们走进茶室时,要在墨迹前跪下行礼,表示对圆悟的敬意。珠光的这一举动,开辟了禅茶一味的道路。由此,他被确立为日本茶道的开山祖。

  茶文化研究专家林治教授在研讨中谈到:日本茶道圣经《南方禄》称,挂轴为茶道中最为重要者,乃客、主得茶汤三味,一心得道之物也。村田珠光将圆悟的墨迹十分荣耀地挂于茶室,开创了茶室悬挂墨宝的传统。有人评价说,从此,日本茶道从单纯的生活艺术,升华为茶禅一味的“美的宗教”。难怪有学者认为,《碧岩录》给了日本茶道“茶禅一味”的灵魂。

  值得一提的是,1992年3月,日本里千家茶道专家多田侑史先生率团30余人,千里迢迢来到夹山,他掬起一捧碧岩泉水,一饮而尽,慨然叹曰:“今生可以瞑目了!”他还用汉字写下了“鸟衔花落碧岩前,猿抱子隐叠嶂后”的名偈。他说,在日本的茶道场所,都有这样的挂轴,几乎无人不知它的出处和内涵,这是夹山寺的开山祖留下的千古绝句啊!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4ie.com/fujiaowenhua/68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