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泰蓝当代作品开始被关注

米振雄创作的“创大业,子子孙孙大发”,价值3万多元
目前,在工艺品市场上,充斥着大量廉价的“景泰蓝”,使得许多人以为景泰蓝的制造工艺很简单,没有收藏和投资价值。但事实上,在拍卖市场上,景泰蓝古玩一再创出高价,而现代景泰蓝作品也逐步受到关注,成为投资的潜力股。本月11日到月底,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米振雄在广东省工艺美术馆举办景泰蓝艺术作品展,让广州市民一睹了中华国粹景泰蓝的风采。古代景泰蓝精品流入民间的极少,而当代大师创造的景泰蓝精品,却因未形成文物,价格尚处于低位,是吸入的时机。
一对珐琅多穆壶9000多万
景泰蓝被称为瓷器的姐妹艺术,但与瓷器相比,景泰蓝一直以来都被藏界忽视。从制作工艺来看,它的制作过程要复杂得多;从存世量来看,国内遗存民间的,晚清以前的古代景泰蓝也几乎荡然无存;即使从当代来看,创作人员正在逐步缺失。景泰蓝的稀缺性决定了它的收藏价值,逐渐成为藏界的新宠儿。
“景泰蓝和文革文物一样,都产生了‘断代’的现象。”广州一名景泰蓝收藏爱好者郭先生说到。近几年,景泰蓝在国内藏界也引起了关注,屡屡拍出高价。在200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珐琅器均创出拍卖佳绩,清乾隆“御制铜胎掐丝珐琅春寿宝盒”一对以1150万港元拍出,清乾隆“御制铜胎掐丝珐琅海水云龙图八方瓶”以700万港元价格成交。而在2009中国嘉德春拍中,珐琅器也表现不俗,一件“清掐丝珐琅双联葫芦瓶”从无底价起拍,最终以22.4万元人民币成交,而另外一件“清掐丝珐琅花石纹螭龙耳瓶一对”也拍出11.2万元人民币。去年中贸圣佳拍卖公司的春拍会中,一对清乾隆“掐丝珐琅多穆壶”,以9072万元人民币成交,刷新了中国珐琅器拍卖的世界纪录。
行业大师全国仅六位
随着珐琅工艺的没落,珐琅器作品已经越来越少,自从北京工艺美术厂倒闭之后,仅有北京珐琅厂坚守这一阵地,珐琅器已经显示出越来越高的收藏价值和升值潜力。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从事景泰蓝创作近半个世纪的米振雄告诉记者,在他的制作厂里,仅有几名创作人员,这几名创作人员,几乎都是和他一样年过花甲的老人,这个行业的工艺大师全国仅6位,他们厂里就占了4位。为了迎接国庆60周年,米振雄和其他几位大师想在国庆前赶制60只景泰蓝作品,但因为人员缺乏,到目前为止也只赶制出了25只。“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学这门工艺,觉得赚钱太慢。景泰蓝制作需要集设计和手工为一体,但现在的年轻人都趋向于艺术,有知识的设计师不肯进入手工业,高级技师也不肯过来。”
由于创作人员的缺失,景泰蓝工艺或面临失传的危机,而当代大师级创作的作品,价值也随着时间而沉淀。
当代精品价格处低位
在景泰蓝的收藏领域,人们更多是关注古代历史文物,也就是明清以前,被宫廷贵族所垄断的景泰蓝精品,当代大师创作的作品则被藏界忽视。
实际上,当代大师创作的景泰蓝和古代文物相比,花色增多了,而且紧贴时代,寓意深刻,艺术价值比以前提高。
不仅如此,当代艺术大师对景泰蓝工艺也进行了创新。米振雄大师就独创了被称为“火焰艺术”的景泰蓝。
这种循传统而破传统作品的亮光产生于火焰,而不是人工所磨,它呈现凹凸不平的浮雕效果,更让人能了解铜胎掐丝结构,使艺术更真实。这种传统加创新的作品一面世,便受到收藏家的追捧。
当代作品开始被关注
“只是因为当代大师的作品还没有形成文物,价格才一直处于低位。经得住历史考验的景泰蓝艺术珍品,在50年100年后,同样也能成为文物。”现场一位藏家举例说,现在很多藏家都专门到高校去收集学生的优秀毕业作品,用低价将其收入囊中,为未来做“战略储备”。
广州一名颇具投资眼光的收藏者郭先生,在2000年收藏了一对米振雄大师创作的名为“创大业,子子孙孙大发”的景泰蓝作品。这对作品是取材于陈家祠的木雕画,以荷叶、芭蕉叶寓意“大业”,以蛙寓意“娃”,也就是子子孙孙。郭先生说,景泰蓝作品与文革遗物一样,出现了“断代”的现象,因此收藏价值不可低估。
在正在举办的一个景泰蓝作品展览会上,记者看到,参展的300多件作品,有标价的作品价位大概在1万多元,价位比较高的,比如奥运前创作的一对“鸟巢尊”,市价大概在20万元每个。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4ie.com/fujiaowenhua/26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