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喇嘛的修行天堂 西藏贡嘎曲德寺

贡嘎曲德寺的这些少年喇嘛从13岁到20岁年龄不等,大多来自西藏山南地区。

位于西藏山南贡嘎县境内的贡嘎曲德寺,是一所已有数百年历史的萨迦派著名寺院。从距离贡嘎机场的一条岔路,驱车仅十多分钟,便能抵达位于路边的曲德寺。这里游客罕至,造访最多的还是当地人。在藏地,百年寺庙并不鲜见,而守着信仰为生的,除了藏民还是藏民。

每天清晨,寺庙的鼓声准时敲响,在此之前,大殿门前的桑炉里已飘起阵阵桑烟。一群少年喇嘛们经过简单洗漱,伴着鼓声前往经堂上早课。与此同时早餐也会在此时完成,喇嘛们一边念经一边饮用酥油茶,早课接近尾声时,还可以吃些糌粑,这些酥油茶和糌粑多为寺庙提供。早课上喇嘛们要大声的背诵经文,从经文背诵的流利程度,可以看出一个喇嘛的修习是否精进,刻苦。而曲德寺少年喇嘛们最常见的一天就这样拉开序幕。曲德寺是贡嘎县的大寺,它的建筑与传统的院落式寺庙不太相同。一座宏大三层的殿堂式古老建筑作为寺庙的主要建筑,承担了寺庙大部分的功能。寺庙主殿设在一层,殿内最靠里的位置供奉了高十余米的释迦摩尼像,主殿周围还有供奉着诸多神佛的子殿。拾阶上至寺庙二层,除了供奉着诸多佛像、经书的殿堂外,这里还是寺庙内少年喇嘛们作晚课的念经、修习场所。

每天清晨,寺庙的鼓声准时敲响,在此之前,大殿门前的桑炉里已飘起阵阵桑烟。藏人对宗教信仰的虔诚,使得很多家庭里最优秀的男孩被送到寺院当喇嘛,并将此视为整个家庭的荣耀与自豪。许多男孩自幼被送入寺庙当喇嘛,这些男孩会在寺庙经历童年、少年直至长大成人。他们缩经历的童年、少年时期与普通人看似天壤之别,但其实细细探究之下会发现,其实也有些不易觉察的共同点。贡嘎曲德寺的这些少年喇嘛从13岁到20岁年龄不等,大多来自西藏山南地区。出家时间最长的十多年,短的也有两年时间。很多喇嘛出家时尚且年幼,没有形成自己独立的人生观与世界观。所以这导致部分喇嘛成年后会选择还俗,同时,也有很多人成年后自愿出家。静谧的曲德寺隔离了尘世的喧嚣,晨钟暮鼓的规律生活,为寺内少年喇嘛们的修行与学习创造了绝好的机会。然而宗教并不能阻断这些少年喇嘛们单纯的快乐,现代化通讯工具的产生和普及,极大丰富了少年喇嘛们的生活,去寺庙旁边的小卖部看电视、听收音机是很多喇嘛最喜欢的业余生活;寺庙内几乎一半以上的少年喇嘛拥有自己的手机,用手机收发短信、接打电话、听歌甚至用手机拍照,几乎成为喇嘛们每天必做的事情,他们都乐于接受并享受这种变化带来的方便;家在拉萨的喇嘛顿珠的宿舍甚至有一台联想电脑,这是他父母在他出家后为他购买的,目的是希望他精修佛法同时,也不要远离现代科技。平日里顿珠最热衷用这台电脑打小游戏,听藏语流行歌曲。曲德寺有一所小型佛学院,位于寺庙正殿一侧,是个不大的院落。院内外墙都为白色,如果夏季,推开佛学院那扇小小的木门,园内扑鼻的花香扑面而来。佛学院主要建筑讲经堂,是喇嘛们平时念经、上课、学习佛法的地方。讲经堂四周是喇嘛们的宿舍。宿舍多为单间,房间根据个人爱好装饰布置。有的喇嘛房间墙壁四白落地,只有床铺和冥想用的软垫。有些更为年轻的喇嘛房间墙壁上,则会同时贴着篮球明星、影视明星画报和佛菩萨像,这些画面内容穿插交错在一起,常令人产生空间置换的错觉。
晚饭后八点,是少年喇嘛们的晚课时间。寺庙主殿二层的经室灯光昏暗,条件简陋。喇嘛们此刻随意地坐在一起,集体背诵经文。一位年长的师傅负责监督大家。也许是年龄作祟,也是灯光昏暗,老师傅经常处于游离且昏昏欲睡的状态。个别喇嘛们便趁机开起小差,有的摆弄起自己的手机,有的则只是摇头晃脑并不发出声音,每当这时,少年们顽皮的一面便在不经意间展露无疑。有一位喇嘛某天指着几十本厚厚的经文告诉我,那边一位出家十年之久的喇嘛可以将这些完全背诵出来时,我甚至感觉这也许是宗教中荒诞不经的虚构,于是当那位喇嘛已经开始滔滔不绝地背诵时,我瞬间被这个在他们看来不足为奇的事实所震撼。所谓修行,原来并非一蹴而就可以达到,长年累月得辛苦学习和积累,是这些喇嘛的必经之路。整个八月,喇嘛多吉和扎西,都要在寺庙大殿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值班工作。这期间他们俩可以暂时不去参加早课和晚课,而是时刻值守在寺庙大殿内,即使夜间也要睡在大殿一角专为值班人员铺设的床上。多吉和扎西值班其间的任务一来保证大殿的财产安全,二来保证殿内酥油灯常明,并且进行每天佛前供奉水碗的更换,隔天玛多的制作,每天定时诵经等宗教仪式的正常进行。值班期间,多吉和扎西的早中晚饭都有专人送到大殿里,无聊的时候,大殿靠近床铺位置的一台超薄DVD播放机成为他们解闷的工具。仅有的几张流行歌曲音乐光盘被他俩来回播放。其实那些歌曲,喇嘛多吉闭着眼几乎都能唱下来了。因为我的到来,扎西学习汉语的兴趣被激发,除了让我教他说一些简单的汉语口语外,汉语拼音的学习成为扎西每日必作的功课。与扎西比较,中学毕业后出家的多吉虽然个头不高,汉语却说得极为流利,基本的对话和简单书写都不成问题。触摸曲德寺上百年历史的风霜与沧桑,喇嘛们的身影也许只是沧海一粟。但在来路苍茫的岁月长河中,每个少年把生命中最闪亮、璀璨的一段光阴,留在寺庙,留在那与佛沟通的低吟诵经中,随着桑炉里飘出的淡淡气息,顺着来路越走越远。最终,这些少年们会参透之前的神秘,成为根尘同源的成年人,曲德寺也在光阴变换中年龄递增。最执着也最感庆幸的应该是我,回过身,对屹立百年的曲德寺说声谢谢,谢谢你让我如此的走近;对那些年少的身影也说声谢谢,谢谢你们如此宽容的接纳我,成就了这次因好奇而始,因思考而终的拍摄。我们,后会有期。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4ie.com/fujiaomingsheng/32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