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拙老法师早年深为敬佩的一件事

圆拙法师早年深为敬佩的一件事

一九三九年至一九四0年间,佛教界及大师皈依弟子等计划为印光法师庆贺八十寿诞,大师知道后,坚决反对,他说:「光一生不与流俗同起倒。什么八十不八十!有为光言祝寿者,光不但不领情,且深恶痛绝,以为大辱。祈勿以此为光言,若对光言祝寿者,是视光为流俗矣!又及。」①

「有言为光祝寿者,光云:『我宁受斩头之刑,不愿闻祝寿之名。』」②

印光法师近八十岁生日的那年十二月廿六日,他召集灵岩山寺僧众及在山居士讲话。印光法师说:

「听说众道友正在为我筹办八十寿辰祝寿活动。感谢大家的一片诚心好意。不必办了,因为我个人反对祝寿活动。社会上有些人为显示权势,扩张势力而办寿,也有些人为敛财,为扬名而办寿。他们都把办寿引为光荣,可是我印光以为可耻!」当法师说到「可耻」两字时,面红耳赤,声音洪亮,堂内一片肃静。③当时在灵岩山寺的青年僧人圆拙法师几十年后回忆此事时,仍然记忆犹新,深深感到印光法师这种精神的可歌可泣,深为敬佩,激励自己。

大师晚年,修持功夫益深,对世情洞察更为透彻,故而观点鲜明,态度坚决,言辞犀利,简明扼要,已臻炉火纯青的境地。

一九四0年(民国廿九年)农历十一月初四,印光法师圆寂于吴县灵岩山寺,亨年八十岁。圆寂前的遗嘱,只有对妙真和尚(其时已任灵岩山寺方丈)短短的三句话:「汝要维持道场,弘扬净土,不要学大派头。」④

(摘自沈去疾居士1997年7月修订之《印光大师年谱》)

注:

①見三編《文鈔》第四二二頁《與嚴伯放居士書》。

②見三編《文鈔》上冊第三五一頁《復章緣淨居士書》。

③見《名僧錄回憶印光法師二三事》。

④見《永思集印光大師行業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4ie.com/fujiaogushi/16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