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鸣菩萨与事师五十法颂

约二千一百年前,古印度有一位著名外道论师,他拥有超凡智慧,辩才无量,知识广博,堪称当代大智者。他曾经与其他外道进行很多激烈辩论,每一次他都得到胜利。最后没有任何外道,敢接受他的挑战。为对真理的一份执著,最后他还是向当时盛极一时的佛法作最后一战。心想一旦连佛法也击破,当世之中便无人能敌。有了这股推动力,他毅然前往佛法最盛之基地那欗陀学院,向佛法作出正面挑战。

他来到论法战场那欗陀学院之时,气焰逼人,更跨下海口:若我今天论法失败,便投恒河自尽。负责镇守学院四门的大师,对于这位来人的声势,可说是司空见惯,因为类似的状况,是经常出现学院门前,而今天所来的人,的确是实力雄厚。经过连番激战,结果这位论师惨败于佛法前。且输得口服心服。他是一个守承诺的人,故此毅然走向恒河自尽。

这时候四门护法大师,见他虽然论败,但智慧超凡,根基深厚。不忍见他如此就牺牲,于是极力把他制服,并将他关在学院的藏经阁中。这可算是几位大师的一番苦心,希望他能在藏经阁内,得到佛法的点化。论师被牢牢地关在阁中,百无聊赖,便翻阅典籍,谁知打从第一本经书开始,便日以继夜地阅读典籍,直至一典一籍尽读完毕,连他自己也想不起读了多少时日。

他终于心悦诚服地明白,自己为什么惨败在佛法之下。令他更为惊叹的,就是典籍中,伟大的佛陀已将他来挑战佛法的预言,早在几百年前已预先知道,最后他终于成为佛陀的忠诚弟子,终身修持显密佛法,他就是著名的马鸣菩萨。

出家后的马鸣,深研佛法,博通三藏,到处弘法化众,极受国王器重。此外,他也感化了月氏国王迦腻色迦,带领臣民皈依向佛。迦腻色迦王为了使大众能了解马鸣的辩才与智慧,更为引导大众体悟佛理,就召集所有沙门外道,礼请马鸣升座说法,会中同时有七匹已经饿了六天的马随众闻法。马鸣说法后,大众皆闻法悟道,连这些马都感动地嘶鸣,于是臣民心生感佩,景仰马鸣的高德懿行。由于群马受到感化的奇迹异象,因此世人就尊称他为马鸣菩萨。

而马鸣菩萨在密教中,广为人知的莫过于其编撰的《事师五十法颂》。文中充分反映出他对佛法,与及佛陀这伟大导师之拜服。另一方面,更深彻地启导出金刚乘修持的关键,唯有依止传承根本上师,才能体证果乘法门的要义。

以下把节录自佛教大藏经第五十八册,四百三十九页、大正藏第三十二册,七百七十五页─由马鸣菩萨所结集之《事师五十法颂》原文,供大家参悟,可于字里行间,寻找出学佛与修行所依之处。

马鸣菩萨集

西天译经三藏宣梵大师日称等奉诏译

依诸经律秘密教,略出承事师仪轨。

闻已爱乐发净心,当获如来金刚智。

一、若于灌顶师,三时伸礼奉,则为己供养,十方诸如来。

二、起最上恭敬,合掌以持花,散彼曼拏罗,头面接足礼。

三、彼师或在家,及新受具戒,置经像于前,则息诸疑谤。

四、若出家弟子,常净心承事,已坐当起迎,唯除于敬礼。

五、彼师及弟子,当互审其器;若不先观察,同得越法罪。

六、若忿恚无慈,贪爱多散乱,傲易恃种族,以慧当拣择。

七、具戒忍悲智,尊重无谄曲,了秘密仪范,博闲诸论议。

八、善达真言相,曼拏罗事业,契证十真如,诸根悉清净。

九、若彼求法者,于师生轻毁,则谤诸如来,常得诸苦恼。

十、由增上愚痴,而获于现报,为恶曜执持,重病相缠缚。

十一、王法所逼切,及毒蛇伤螫,冤贼水火难,非人得其便。

十二、彼频那夜迦,常作诸障碍,从此而命终,即堕于恶趣。

十三、勿令阿阇黎,少分生烦恼;无智相违背,定入阿鼻狱。

十四、受种种极苦,说之深可怖,由谤阿阇黎,于中常止住。

十五、彼阿阇黎者,弘持正法藏,是故当一心,辄莫生轻毁。

十六、常于阿阇黎,承事而供养,发生尊重心,则蠲除障恼。

十七、又复于师所,乐行于喜舍,不吝于己身,何况于财物。

十八、于无量亿劫,勇猛勤修习,今始证菩提,斯极为希有。

十九、善护其深誓,供养诸如来,恭敬阿阇黎,等同一切佛。

二十、若于己所有,最上诸珍玩,永无尽菩提,诚心而奉献。

廿一、施佛阿阇黎,念念常增长,是最胜福田,速得菩提果。

廿二、如是求法者,具戒忍功德,不虚诳于师,当获金刚智。

廿三、若足踏师影,获罪如破塔,于床坐资具,骑蓦罪过足。

廿四、若师所教诲,欢喜当受听;自己或不能,则善言启白。

廿五、由依止师故,所作皆成就,现乐及生天,何敢违其命?

廿六、守护师财物,犹若己身命,于彼执侍人,如亲常敬奉。

廿七、不应于师前,覆顶及乘御,翘足手叉腰,安然而坐卧。

廿八、或事缘令坐,勿舒于双足,常具诸威仪,师起速当起。

廿九、若于经行处,不应随举步,端谨立于傍,无弃于涕唾。

三十、亦勿于师前,私窃而言说,及邻近语笑,歌舞作唱等。

三一、或令坐或起,各安徐礼敬,或于险路中,自己作前导。

三二、又不应于前,身现疲劳相,屈指节作声,倚柱及墙壁。

三三、或浣衣濯足,及澡浴等事,先白师令知,所作无令见。

三四、又复于师名,不应辄称举,设有固问者,当示之一字。

三五、师或令干集,当伺其遗使,于彼所作事,忆持常不忘。

三六、或笑嗽伸呿,则以手遮口,若有事启闻,当曲躬软语。

三七、若在家女人,净心来听法,合掌具威仪,专视于师面。

三八、闻已当奉持,舍离于憍慢,常如初适嫁,低颜甚惭赧。

三九、于彼严身具,无复生爱乐,与善非相应,皆思惟远离。

四十、常慕于师德,不应窥小过,随顺获成就,求过当自损。

四一、说法度弟子,曼拏罗护摩,城邑同师居,无旨不应作。

四二、或说法所得,净施诸财物,悉以奉其师,随得而可用。

四三、同学及法裔,不应为弟子,亦不于师前,受承事礼敬。

四四、若以物上师,二手持奉献,师或有所施,常恭敬顶受。

四五、自专修正行,常忆持不忘,他或非律仪,爱语相教示。

四六、若师所教敕,或病缘不作,常作礼咨陈,斯则无其咎。

四七、常令师欢喜,离诸烦恼事,当勤而行之,恐繁故不述。

四八、彼金刚如来,亲如是宣说,及余教所明,依师获成就。

四九、若弟子清净,能皈依三宝,设使命将终,亦为宣法要。

五十、及授秘密教,令作正法器,若现相诵持,当获根本罪。

若能随顺师行学,则成一切诸功德。

以我所集斯善因,愿与众生速成佛。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4ie.com/fujiaogushi/140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