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修行的重点和归宿

今生修行的重点和归宿

  益西彭措堪布开示
  这一生时间很短暂,每个人都有具体的因缘,所以一定要抓住最要紧的事。在修行当中以前行最主要,这是就现阶段而言。当然,如果你前行修得好,就应当趣入正行。但是,这个时代存在的问题太多,每个人自身上的颠倒状态也非常严重,必须通过前行法来解除。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需要一步一步地净化自心,去掉各种对现世来世的耽著、自利的耽著,以及要积聚资粮、净除业障,还有修持上师相应等等。这些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要用很长的时间做修持才可能生起,生起以后,如果不长期坚持修习,也会很快失去,所以,在自心上引出各种道心要相当长的时间。

  这要意识到它的难度,这比以往的时代都要困难一些。从多方面来看,内在中毒很深,外又干扰很大,能用于修法的时间很短,在转心、化心的难度上感觉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因缘又很难积聚。比如一个人三十岁学佛,对一般人来讲,过去三十年熏的东西基本都是障碍。善心方面发展很少,知识积累较多,世俗的习气串习很深,出现的都是为着自我展示才能,获得谋生手段,或者耽著五欲享受、知识戏论等等,所养成的习性都障碍修道。

  过去的人单纯,譬如暇满、无常等,修了很快能起,就是因为他没有很大障碍。就像一面镜子,没蒙上尘的时候,一来什么马上现前,但如果蒙的污垢很深,那清除的工作就要很长,经过不断地擦洗才可能渐渐地出现善心。而且周围都是灰尘扰动,一不小心又蒙黑了。所以他要注意防护,一心在这上面修持,直到有些稳固时,自己有心力、有愿力在这上走,才能够排拒内心外缘的干扰。这样看起来过度就要长。而且他起步晚,这时如果再不抓紧时间,恐怕一过了这个阶段,以后就难修。

  在过去的西藏社会,谈到一生修行的时间不过五年,那在今天看来肯定不到两年,有的甚至不到一年,这是很现实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一生只有一年的时间来修行,而要做的事却是要把自己的心彻底变成修道者的心,不沾染任何现世的执著、来世的执著,最终连自私自利的心都要全部消掉,成了纯正的出离心、菩提心,之后意乐、行为全部符合道的标准,积资净障,与上师相应。这是一个很重大的工程,毕竟需要很多时间,而且需要长期进行,有条不紊地一步一步地升进。

  所谓“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在人生的计划考虑上、在我们人生重点的认定上,一旦发生了偏差或者没有抓住重点,那这一生很快就白白空过了。所以,基于时间少、困难大、需要串习的量大,要集中精力或者避免违缘,就必须采取一个简要的方式来进行,这个简要方式就是前行的修法。因为它含摄了小、大、密三乘一切正道前的要素,而且它直接做实际修心的指导。

  这样的话,它是切实有效的,对每个人来说,也是必须要依靠的,否则一生很难有什么修心上的实效。虽然在学习教理上可以发展,但要知道,如果不切合在修心上,那到了临终有什么效果就很难说。因为临终要看你平时修道的水平,看你的心修到什么程度。如果一心在修心的轨道上走,当然不必期望一步登天,但是只要你努力,每一天会有一些进步;逐渐积累起来,会有一点小进步;能够长期坚持下去,有望出现较大的进步。这样的话,每一天劲头都用在刀刃上、用在修心的点上就不空过,时间长了会发生持续的力量。这样每一步都坚持走,都在修心上进步,那就真正把握了修行的重点。

  在这个过程中要稳扎稳打,要注意次第、施效和长期坚持,这样才能使它串连成有效的修心链,成为一条真正可以走到修心深处的路,使得我们这一生真正发挥出它的效用。

  中下根机的人尤其要沿着前行的路长期一步一步地往上走,一脱开就没有它的用处。就好比烧水要持续烧,一直烧到沸点为止,如果烧烧停停、停停烧烧,那是没办法成就的。不但没办法成就,连前行当中一个初步的修量也不会出现。也就是说,自心即使忙碌几十年,最终也会发现没有多大进步,遇到境界时过不去,跟没修法的人差别不大,这样到了临死就非常危险。由于自己不注重修心,一味地在知识上走,这样的话,外在名利等的竞争、活动的参与,无所事事、各种盲目的状态等等,这些与修心无关的情况就会夺走我们的时间,最后发现一生全部荒废。这就是没有抓住重点、没有持续进行的缘故。

  所以,这个要一点一点地上,就像登悬崖一样,每一步都要有力地踩到合适的地方,还要往上攀。而且只能进不能退,一旦脱手就再也上不去了,或者中间一停顿,不能持续的时候,马上就冷淡下来。而且自身的业障很快就要翻动,各种因缘一冲击的时候就没有了,这样要意识到它的困难。所以一定要在之前就要把握好重点,就目前的状况来说绝对不能分散精力,搞太多无关的东西。

  对大多数人来说,不必有太大的假想,因为那不现实,应当看到自身的客观情况。我们可以从前面推到后面,比如回顾一年我有多少进步?就会发现时间过得很快,但进步很小,甚至没有进步。再回顾三年来怎样?转眼就过去了,但真正修出了出离心、菩提心吗?没有!再看是不是修出无常心了?也不是,根本没有迫切感,没有一想到死就赶紧抓紧时间,认为没时间了,什么现世法全部放掉,不是这种状况。有没有皈依心?是不是一心依止三宝?发现这也是假的,因为对恶趣苦根本没思维过,不晓得自己堕恶趣是什么险境,从而一心依靠三宝,发现这些方面都是空的。

  再说,业果上有没有坚定的胜解呢?发现根本没有。为什么呢?平时碰到因果取舍时丝毫不注意,都是拨无因果的见,认为没什么因果,没什么要紧的。根本没出现猛利行善的状况,乃至一个小善都认认真真地完成,也没有努力防护恶业,乃至一个小恶都不敢造,没有这样的心出来,发现这也是空洞的。最终推究到暇满上看,发现很难起取心要欲,没有想到人身这么难得我一定不能浪费,这样的心也很少。不过是听课等的因缘聚合时,偶尔起一点这样的心,过后很快就没了,并没有串习成内心的性格,没有修成这样的心。

  但是反面的问题就多了。正面的道心没有,负面的世俗心却非常强,这些东西不必串习、不必刻意提,心里自然会起。颠倒的心就是不珍惜人身,不念死,也不注重因果,也不是一心皈依三宝,没有所谓的出离,更不可能观到这是如梦如幻等等,发现这上面是空的。享乐的心、自私的心、竞争攀比的心,供养自己、装饰自己、打造自己或者随着自己的习性动这个脑筋、干那个事情,总是想创新创新或者表演表演,内心那一套习性一点点都没办法降伏。

  这样去看就发现难度很大,毕竟习性是要从小培养的,而现在已经误了早班车,人生将近三四十年的旅程全都在非法的道上走。由于没有从小入正法的道,现在一上来,基本就表现得非常麻木、僵直、顽固,内心有一套邪系统,这些都要靠前行法来摧破、瓦解、更换的。如果我们不是看文字表面,而是审视一下内心的改造方面,就会发现难度很大。

  我们一开始不要以为这是容易的事情,如果你开始认为容易,以后就会感觉没希望了,特别难,越来越做不到;如果你一开始以为是难,但能够知难而进,所谓“哀兵必胜”,你想到“这是很难的,我一定要抓住这个重点,否则一生都会空过。”那这样你将来会变得容易。还是那两句话:“缓缓修时快快到,低处修时高处到。”我们首先要正视自己的状况,把自己摆在未入道者的身份上来看,之后才能发现我一步一步该怎么充实、怎么来改变。这样按照前行的轨道去走,就可以说把握到了一生修行的重点。

  这样一步步走,虽然一开始会显得有很多难度,而且会发现进展得不是那么快,但是要坚信,因上把握正确了,而且刻苦地用功,不断地加强它的量,就会有进步。当然,每个人的根性不同,业障重进步就更缓慢,业障轻会快一些,但不管怎么样,你都会感觉到他是在进步,他是有希望的,一点一点会起的。但同时也要知道因缘难聚,会发现他会受很多干扰,也会发现他启动的时候有内在的很多障碍,他必须努力地进行,一次又一次地去用功才能够起。很长时间都就放在一个重点上,不断地串习,才能逐渐地形成,逐渐地坚固到量。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心有一个提升,有一种初步的修量。

  我们现在不能谈得太高,只有这样才把自己的“狂想曲”降下来,才会冷静、客观地看到自己该怎么走,重点应当放在哪里。同时要看到,如果佛法不在修心上走,而是放在另外一条做知识的轨道上,或者在求取佛教名利、地位的路上走,那就是在走非重点的路,而且是歧途。也就是,如果没有修的力量去转化自心,光是在知识的积累上用功,完全是第六意识和它的心所在起作用,那么不管怎么积累,心上是没有变动的,甚至负面会加强。他的自我会变大,慢心水涨船高。知识越大的人越下不来,没办法向别人请教,他会逐渐地跑到一个自我制造的牢笼里,而且身份高了就没办法行持谦卑,没办法去做服务。这样会发现我执在变大、慢心在变大,相关的各种烦恼都在变大。这些大了就很不好调伏,像结石症一样,到最后就不起作用了,你所作的一切,在烦恼面前没力量对治,在生死面前也没办法越过,这就很危险。这就是没把握修行重点的缘故。

  那么我们去反省:我过去的路走得对吗?把握住重点了吗?三年、五年甚至十年有什么进步?这就很现实了,不必问别人,你走了十年的路,到底有多少进步?你的心跟十年前刚刚入佛门时相比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这样去衡量,不一定全是进步,没退步就算好了。当初入门时心是比较低的,肯听话,还愿意向上,但十年以后发现这个“我”更大了、更牛了、习气更重了,或者说更加没有一种目标、向上的心力,甚至有些人就在混了。不是混也是一种习惯性的做法,发现没有那种向上的动力,道心也好像被吞噬了一样。但是,人生没有几个五年、十年,掰着手指都数得出来。现在大多数人处在三十到五十岁之间,正是人生年富力强的时候,这段时间里发现成绩这么小,可见不容易了。你再不能很狂妄地说“我怎么怎么样”,那是一种很可笑的评估。

  这样发现,如果光是在口头上念、在理论上走,做知识化的佛学,就始终没有跟修心挂上钩。也就是说,如果你知识上很会做,可以拿很多学位或者壮大自己,比如说花了三十年成为一个佛法知识领域的大学者,然而从佛法的修量上检查,最下品也没达到,连第一个前行的修量也没有,连一个入道者的心态也不具备,最后变成这样一种可怕的状况。

  譬如说等起,其实现世的等起很难扳动,如果没有除掉求名利的心、离怖畏的心,那你所有的做法无非是在现世的道上跑,连最下等修士起码的动机也没有。很多人会发展成这个状况。不要以为很容易,真正摧掉现世心的毒瘤非常困难,因为它串习得太牢固了。每个人可以去检验,在很多年当中,我到底起了几个念头要求来世?基本上没有,来世是什么都不晓得。那是什么原因呢?譬如没学过《正法念处经》,你连轮回的概念都没有,建立轮回观念对于当代人来说是相当困难的。所以,必须把火力集中在要害上,唯一要关注内心发展的事。

  这样观察后才发现,前行意味着我们内在一整套的观念、行为、善心、善习的建立,在每一个地方都要求真实出现这样的心,每一个地方都要跟过去完全不同,这意味着每走一步就告别了过去的一部分,每一次都要在身心上做实际的转换,这才叫做达到修量。

  如果我们没把握住这个修行的重点,把精力用在跟修行无关的方面,那就会一直做知识、做世间法,然而自身还是老样子,所谓“江山易改,秉性难移”,这就入歧途了。学了几十年没什么受用,还是过去的样子,心没有变化,习气一大堆,而且更难折服。这样,内心里尽是一些烦恼的荆棘毒素、各种恶劣习性的顽石,那怎么处理呢?串习得越久就越坚固,像结石成块一样很难化解,用激光能不能打碎都是个问题。

  所以,修心起得越早越好,用的量越大越好。只有一直不放手,不断在这上面严格按照次第进行,我们才会真正有希望,才会在修的道途上有一个成长。否则可能知识做得非常大,其实内心幼稚得很,或者内心的状况已经达到很恶化的程度,那就为时已晚了。

  我们怎么来决定未来的方向?先要抓重点,重点就是修心。我们现在是初学道的人,当然重点要放在前行上。因为前行是基础,是支持正行的支柱或者说发起正行最重要的因。

  这样定了目前一个相当长时期的重点以后,进一步要看到前行这个工程需要多少时间,必须做个计算,之后才有合理的时间分配。实际观察起来会发现,在前行的工程上有很多原料、很多工程、很多塑造。把完成前行各部分工程每一个的时间量、修持的量、准备的量,一个一个算进去,就会发现没时间干别的了。

  真正立志修道,愿意以人身摄取实义,那当然有一个道路的选择,也应当有一种如量如实的计算。真正要把前行修得相当好,把自心修成那样的心,当然要投入很大的精力,每个地方需要的准备以及提起定解、加强练习、时时不忘,还有巩固等等,这些都要花相当多的时间。尤其在这个时代,不抓紧很快就没有了,即使最初能够起一点心也都是泡沫式的,一下子就没了,很肤浅,很难进入到心里。

  比如要修好外前行,要花相当多的时间去了解轮回、了解因果、了解死亡等等,这不是一下子能出来的,也不是凭轻描淡写、随口说说就完成了。譬如我们学《正法念处经》,上千页的内容要仔仔细细地看,那个心才起得来,观念才能形成,因为这是过去相当陌生的主题。引导书是给你一个方针、原则,指点你怎么走这条路,但是好多事情都要自己去充实,自己去努力,它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我们学习都有这个体会,比如我现在具体学《念处经》,一步一步学的时候,发现能够起心。这时最怕的就是中断,只要每天坚持不断,就能不断地起这样的心,轮回的观念就能逐渐出来,对整个轮回的情况会了解得越来越多,在心里形成越来越有力量的观念。为什么说它非常困难呢?因为它是非常陌生又见不到的事,不看佛经就没有办法。

  再说,如果没有那么大的量,就没办法取代过去颠倒心的邪的系统。邪观念的系统是我们从小到现在几十年熏习出来的,所以在我们的观感里,不感觉是轮回,而且只有自己一个人,好像整个世界都是一些跟业无关,独立存在的东西,这就是受唯物论和自然科学论调的影响所导致的。他从小就这样熏习,所以感觉这是心以外的事。它也不是苦也不是业,没有前世没有后世,好像天地间没有人和旁生以外的其他道。根本不会出现整个三界的图景,不会以业的观念去对待每一个事物,起各种如理的心,或者对此生厌离,要急求出离,或者感觉到全是因果法则在支配,我一念一行都要注意。这些从小没熏习过,熏习的都是颠倒的。

  那么怎么样把这个心换掉呢?那就要通过成百上千次的熏习。为什么要这么多呢?因为从小家庭的灌输、学校的灌输,以及媒体的灌输,颠倒心熏过上万次了。对于现在人,你要给他讲个空性,他似乎很喜欢,这是因为符合他做科学的习气,喜欢推理。但是,他的心没有发展过,最基层的轮回观念没有,他的感觉里要排除掉因果、善恶、苦等等这些部分,他不接受。如果首先要接受无常、轮回、苦等等,那就意味着跟他内心的系统完全冲击,他在前行的第一步就面临各种观念、习性、心态上的瓦解。

  在此之前修高法会出什么问题呢?比如讲空性时说没有因果、没有善恶,或者不必断五欲就能成道等等,这个符合他的颠倒习性,结果两个混在一起就出很大问题,实际上内心没得到发展,这是很多人身上出现的问题。

  现在且不说轮回观念,要形成地狱观念都相当困难,没有了解就出不来。从前行第一节开始,一节一节的外前行都是在轮回观念上走的。这样的话,怎样才能使我们心里相信轮回?感觉轮回全是苦,一无是处?感觉整个世界全是业力在支配,一言一行都是业,任何地方都有业?不补充大量的资料是没办法完成的。比如《念处经》,这里佛跟你说地狱有多少种,每一种是造了什么业,受什么苦。自己一节一节去读,看到的时候心里就开始转,转的时候就感觉不能乱来,原来造业有这样的果报。那是很具体的,一句一句都说得那么清楚,这时候心才能转。这是好的转机,但不意味着你已经坚固成性了。

  这样转一次只是一点微动,要转多少次呢?那是必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断地去转。这样转来转去,才能重新建立业感缘起的定解,出现各种轮回观念,地狱观念、饿鬼观念等等。知道人以下有各种恶趣的众生,非常多,苦难非常重,而且离我非常近。又知道在人上面有天、修罗等等,他们处在什么世界里,龙是什么世界,人和这些的关系如何等等。这时才发现,人身是非常少的。

  有了这个大观念以后,修什么才有基础。说到暇满他才明白人身的确非常稀少,这不是停留在一种空洞的理论上,而是实际熏习了佛的经教,一个一个非常清楚,的确人身是非常少的。而且一旦丢掉以后,百千万劫都难以出来。这时他会觉得人身非常难得,必须珍惜当下的机缘,得人身的可能性太小了,这时的确会有一个定解出来。它不是简单学学背背的问题,而是通过自己努力去熏习、去了解、去思维,逐渐形成的观念。这个观念加深了以后就在里面起作用,之后才变成前行那样的心。这就看到,要做的功夫有这么大的量。

  就像刚才说的,如果每天去熏《念处经》,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坚持不断,这样每天起一点就会怖畏轮回,如果哪天不熏,那马上就忘了,很快就退化了、淡化了。而且在熏的过程中、在串习思维的过程中,心不能跑到别的地方,否则一下子全完蛋了。所以要好好地积资、净障、发愿,而且要发誓:为了修行,我要一心安住在这上面,不去接触很多外缘,不然很快就没有了。而且不能看电视、上网、看世间小说、谈闲话等等,这些全部要杜绝。然后要非常稳固地一点一点地来积累,这样就很稳了,不怕。因为自己已经感觉在这上面走了,每一步都是脚踏实地,心开始转了。

  而且要知道,必须串习成百上千次,才可能出现一个东西。这个起来了以后,要再次起来,不断地去了解。就像过去熏世间法,譬如说熏一个物理观念,最初的时候也很难接受,但是通过强行灌输,那些本来都是不成立的,或者说根本也没说成立,但是由于串习惯了就形成了定式。这是世间观念的养成。真实佛法的观念需要大量串习,尤其这个时代。这样一直串习,加强到底,不断不断地推动、提起、发起,这个善心才逐渐地起来,到了很多次以后才记得住,才用得上,否则不行,没达到恒常猛利的程度就起不了作用。

  就像这样,要了解三恶趣苦都要花好大的心血,非常用功才可能出来。在这个过程中,一次缘着一个主题,从各个方面努力地生起它,还要从各个地方推波助澜,使得它不断地起来,之后还要努力地保护它、维护好,座上座下全部都要在这个主题上不变动。就像母鸡孵蛋一样,不能够离开热气,又像十月怀胎,怀满了月份才行。像这样,一个一个的地方都要这样来。

  要了解恶趣苦必须学《念处经》,否则没办法起来。譬如吃饭的时候想到众生要布施给他,闭关修持要烧素烟、荤烟等等,没有观念的话,你怎么会想到去供这些可怜众生呢?或者你根本不相信有天龙神等等,又怎么会发心去供呢?没有观念就不会形成一生固定的行为。所以要把这个桩子打在心相续里,努力地插进去,插深、插稳,让它不可动摇。而且要让它一点点起,不断地起,护持它的热气,想方设法把这个心修出来,这就必须有道心,必须有长期的努力。

  或者修皈依,前面必须了解恶趣苦,先要从最基本的动机里出来。也就是看到苦,一心觉得一定要找个救护处,否则就没救了。了解恶趣才一心皈依三宝,知道三宝有巨大的威德力之后才一心仰凭,这时候誓愿力会出来。这也要不断地观察三宝的功德,不是一蹴而就的,要有方方面面的了解,了解以后观念就深。而且不是一个时期修的,要不断地修。如果这些没有出来,那么修任何法,前面皈依时你怎么起心呢?

  或者说修无常,大到整个世界小到个人,从上到下、从远到近,从劫到世纪、到年、到月、到日、到时,要让无常的观念渗透在一切世间现象上,才可能真正转换。转换以后,看到世界刹那刹那变灭,一点不可靠。然后想到死,一心认为只有正法可以依靠,这时就发起一心修法的心。这都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出来的。如果你宿世有善根,一听到就有很大的触动,心都会抖动起来,那另当别论。如果发现心麻木,就说明心被障蔽了,这时必须用功,大量地去观察、去变心,最终才可能真正出现修量。

  讲这些的意思是说,不但要把握前行这个重点,而且在重点里要脚踏实地去走,每一段都要做足功夫,所以要尽量争取时间,避免外缘,投入到前行的修持当中。而且要有条不紊、按部就班,一次一个重点,每次都做十倍、百倍的功夫,这样才可能有所成。这样计算下来,我们应当能够认识这一生的道路。

  再往上进取就要发展出离心,了解三界苦,自己的心态、行为该怎么转换,要变得跟以前截然不同。或者到了大乘,怎么能出现菩提心等等。譬如学《入行论》,里面全是修前行的资料,全是为你修好前行的发心部分而充实资粮的,像这样,好多大论典、资料等,全部要配在前行的各个部分上面。这样我们就有重点、有方向、有道路,根本不会走错,也不会乱来。

  我们中下根的人,要像藤条绕着大树不断地旋转上去。藤条离不开大树,我们每天不能离开前行这棵大树,要一步一步地次第上升,一个月接一个月地走,一年接一年地走。就像这样,要能够看清楚自己的路,知道从暇满开始,最终要发展到跟本性相应的整个过程,是一个巨大的工程。而且,要循着次第连绵不断地发展,这个当中一脱开就切断了它的进程,就没办法发展了。

  我们要知道重点、次第、持续以及真实用功。用功就要求心上起那样的心,不是在嘴皮上的。这就好比万里长征,必须坚持不懈地走下去,中间停止了或者倒退、放弃了,那都是前功尽弃,没办法完成。又好比建楼,必须一层一层地往上盖,先要有一个框架,设计好图纸,知道怎么来设立,这好比去听闻、思维,决定好我该怎么做。之后就是不断地修持,就好比按照这一层楼的设计图纸,方方面面准备材料,然后灌注泥浆,怎么样造建,使它凝固。建这一层的时候全副精力都投入在这上面,不要移在别的地方。这一层造好了,再继续往上造。

  就像这样,一个人已经承诺完成一个巨大的建筑工程,那他的心思就不可能缘在别的地方,他的重点就在这幢楼上。因为他知道这个意义十分巨大,工程量非常浩大,需要做方方面面的事,而且做成了有极大的意义。有智慧的人经过这样抉择、认定以后,他的心就会在这上面一步一步地进行,这就把握了重点。

  像这样,我们一个月能够建一点,两个月又能建一点,一年就能建到颇大的规模,三年、五年下去会建到更大的规模,像这样必须长期进行。不要想:前行是这么小的东西,最好在修法的旅程里把它缩小到只要一个月或者二十天就完成,那是不会成功的,只是在玩耍。

  现在应该很清楚了:我是娑婆世界末法时代的一个人,我三十岁或者四十岁以后才学法,一般来说,基础是非常差的,前面熏的邪知识很强,一身的习气。而且学法的因缘上有很多欠缺,会受到各种干扰。这时就很明确了,现在时间有限、精力有限、顺缘不好积聚,一旦错过了就很难拿起来。再过几年人也老了、精力也衰退了、心力也提不起,那时候就危险了、麻烦了。所以修法要趁年轻,而且必须得在关要的地方用功。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4ie.com/cangchuanfujiao/2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