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信仰与土族女性社会化问题初探

藏传佛教信仰与土族女性社会化问题初探

社会化是指自然人向社会人转变的一个动态过程,各个民族因其文化形态的不同,其社会成员的社会化标准也就具有不同的规范。对于生活在甘、青地区的土族社区中的个体来说,社会化渐趋完成的过程,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就是逐步成为一个成熟的宗教信仰者的过程。

社会化是指自然人向社会人转变的一个动态过程,各个民族因其文化形态的不同,其社会成员的社会化标准也就具有不同的规范。对于生活在甘、青地区的土族社区中的个体来说,社会化渐趋完成的过程,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就是逐步成为一个成熟的宗教信仰者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个体从婴幼儿期开始,学习宗教知识,接受宗教规范,模习宗教行为,积累宗教经验,最终成为一个成熟的宗教信仰者。而对于信仰藏传佛教的土族女性来说,因为身心结构的特殊性和社会要求的差异,这种必然选择的过程又有不同于男性的特色,以下笔者即对这一问题作一探讨。

婴儿期的土族女性,只是宗教文化被动的承受者,父母作为这一时期主要的宗教影响施予者,也丝毫不忽视自己培育子女宗教意识的职责,于是,婴儿在诞生之初,甚至在诞生之前,就已沐浴在了宗教的慈光之中。

1、求子习俗中的宗教行为

生育行为是人类繁衍的前提,因其重大的社会意义,家庭和社会都非常重视这一问题。相对于汉民族求子习俗的系统性和规模性,土族的求子习俗则显得简单得多,它所体现出来的最明显的特点,便是送子神灵和宗教神灵的合二为一。

土族女性认为,孩子是上天赐给自己的礼物,所以,她们以一种十分达观的态度对待生育,婚后一两年内不生育对她们而言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而三年以上仍无子嗣,她们就会加大自己礼神敬佛的力度,以弥补自己的某种“过失”。这类活动一般以两种方式呈现出来:一种是以宗教饰物和僧人衣饰为主要内容的宗教刺绣活动;一种是囊尼活动。对于这两种方式而言,主要表现在以此种方式积累现世的功德,以满足此生的愿望。对于尚无子嗣的土族妇女而言,这些行为在更大程度上就含有了求子的愿望。

2、孕俗中的宗教活动

怀孕以后的土族妇女,要遵从许多禁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几乎被所有正式的宗教场所所拒绝,她们不再进家中的佛房,也不能进村庙,更不能进寺院的经堂。她们只可以在寺院经堂和村庙外围的空地上进行磕头、煨桑、转古拉、念嘛呢等活动。那些经常或偶尔流产的妇女,要更加虔诚地求神拜佛,其宗教活动的内容和频率都比平常增加了许多。也就是说,正在孕育新生命的母亲尽管被正式的宗教活动场所拒之门外,但为求得新生命的健康成长,她们仍在宗教禁地的边缘更加虔诚地礼敬佛祖,求其佑护。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04ie.com/cangchuanfujiao/13325.html